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如何去除颈纹 >> 正文

【军警杯★小说】一个不该说出的故事。

日期:2022-4-25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退休的王嫂开了间小卖店,一个只有四十平方米的小卖店。烟酒糖茶儿童小食品冰糕饮料妇女用品什么的,全是居家过日子经常用的日用品。小卖店开在了一所小学旁,是租用小学边一小区门口的一个废弃的车库。小学生们午间休息,这里就成了他们必来的地方,花钱不多,买什么有什么。别看一块两块的,但架不住人多,每天的午间都有很好的收入。

王嫂从不在孩子身上赚昧心钱,孩子们别看小,也懂得好人歹人的道理,他们愿意来这里有多半的原因是王嫂的为人。由于在小区的门口,小小不严的东西小区的住户们也就在王嫂这里卖了,应当说王嫂的生意很稳定。每天很忙,但这样的忙让王嫂很开心,每到晚上关门以后,王嫂数钱的时候,她不知不觉的就能哼出小调。

王嫂的丈夫十五年前就因病去世了,撇下她和一个有病的儿子。丈夫走的那天,王嫂哭的非常伤心,有对过世亲人的想念,也有对未来生活的不知所措。那年孩子十一岁,先天性的弱智,让他不懂爸爸走了是怎么一回事,傻乎乎的就是笑。来送葬的亲朋好友见这孩子没有一个不落泪的,没有一个不为王嫂的以后担心的,可他们也只能是为王嫂担心,日子得一天天的过,这每一天的日子都是她们母子俩过,别人再操心再掂记也没办法。许多人的眼里的泪花其实是冲着王嫂的,他们摇头,叹息,是觉得王嫂的命苦。

王嫂其实是个柔顺心娇的女人。王哥在的时候,她心里有底,面对弱智的儿子虽说很无奈,但既然如此她也能平静的对待。王哥也是心在家的人,他让她有了家的温暖,她也让他感到了一个女人的柔情似水。日子虽说因为有个弱智的儿子过的并不是十分的开心,但生活也是平静的。该上班上班,该休息休息,该领着儿子逛公园就逛公园,日子在平凡中一天一天的向前走着。天有不测风云,渴望平静生活的王嫂的生活还是有了不平静,王哥因突患脑出血没几天就撒手人寰,把个未知的以后扔给了王嫂。

没有了男人的家却还有一个弱智的儿子,突然的变故让王嫂不知所措。伤心的王嫂哭过后才慢慢的清醒,这日子还得过呀。她搂着儿子,是对孩子说也是对自己说:没有了你爸,咱们也要好好的生活下去。

十五年的艰辛只有她自己知道,十五年的喜怒哀乐只有与儿子分享。就因为儿子她没办法再与哪个男人谈情说爱,就因为儿子她无法走进确能给她带来的幸福天堂。儿子是不懂这一切的,不懂的儿子没有错,她懂,但懂的她不能就因为懂而让不懂的儿子有丝毫的委屈。一个人与一个给她带来无尽忧愁的人在忧愁与快乐中走过了十五年,5470天。

她在这5470天中变老了,有了灰白的头发,有了细密的鱼尾纹。儿子在这5470天中慢慢的长大了,长大的是驱体的成熟健壮,长大的儿子没有变,没有变的是他的智商。一个比她高大强壮的男人还只是一个孩子,一个每天晚上还要摸着咂咂才能入睡的孩子。看着高大强壮的儿子她欣喜,看着每晚摸咂咂的儿子她忧愁,欣喜与忧愁无时无刻不在冲撞着她的心房,她知道该往前走,也知道该如何的往前走,但走到尽头呢?那是她不敢想也不愿想的未来,她只是一刻也不停的告诉自己,长多大的儿子也永远是孩子,要对得起孩子,走到哪算哪。

小卖店的生意还是稳定的,王嫂不为小卖店操心。让王嫂操心的是儿子,平时的儿子也不怎么让人操心,吃饱了,给个东西就能玩上个把小时,看电视愿意怎么看就怎么看,哪怕把电视扭坏了,只要儿子能稳稳当当的她什么也不在乎。让王嫂操心的是儿子最近的骚动不安,晚上睡觉时,他的手不再只是摸咂咂了,胡乱的寻找未知的领地,几次梦里醒来,她都发现儿子的手在自己的那个地方。只是放着,还没有深入的动作,这让王嫂极为的不安。白天的儿子,一般的都是在小卖店里,他的目光有了对女小学生的追踪,虽是不确定的目光,但那目光中闪动的原始而本能的神色,作为女人与母亲的王嫂还是看的明明白白,慌乱的王嫂有了不安不说,也感到了不知所措。面对这样的儿子说什么都是无济于事的,说是无济于事的那又该怎么办呢?几天中,王嫂都为这件事而忧心冲冲。

不确定的儿子当然不是天天如此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烦躁不安,有了让人一眼就能看懂的眼神,有了偷偷摸摸的动作。一天的傍晚,一位常来买烟的男人又来买烟,并点燃一只烟与王嫂闲聊。他看见了儿子站在窗前,面对着窗子解开了腰带,手伸进裤裆里在摆弄不用说也都清楚的那样东西。男人向王嫂努努嘴,王嫂没有想到会是这样,一巴掌打过去,儿子吓的不行,手拿了出来,一脸的懵懵懂懂。王嫂也说不明白他是懂了还是不懂。晚上睡觉之前,她给儿子说那东西是不能随意碰的,儿子听着,也只是听着,王嫂明白,说了也是白说。

王嫂找了医生,医生同情的告诉她:这样的情况有,只能控制孩子接触有关能引发他这方面情绪的内容,再就是让孩子对这方面产生恐惧心里。王嫂明白如何控制但不明白如何的让孩子产生恐惧心里,医生举了个真的不是很恰当的比喻:如果不让狗随地大小便,只要见到狗便了,尿了,就有目地的打一次,慢慢的狗就会长记性。王嫂也以为有道理,就是不狠心真的去打自己的儿子,他,毕竟是个不懂事的孩子呀。

晚上睡觉的时候,王嫂给儿子准备了单独的被窝。可是儿子随她睡习惯了,就是钻进了准备好的被窝,他也要一点一点的挤进她的被窝,手还要摸着咂咂。这也是习惯,王嫂也不愿因为这弄得儿子又哭又闹。有几次,王嫂夜里醒来也发现儿子的手就在她的那个地方,仅仅是放着,有时儿子是熟睡了,有时儿子是醒着,醒着也好,睡着也罢,儿子的手都是安静的在那个地方放着,这样的时候,她只是轻轻的把儿子的手拿开,她不忍心这样的时候就一巴掌扇过去,她举不起来手。

白天的时候,王嫂尽量的控制儿子看情情爱爱的电视剧。儿子还是那样,不是天天的烦躁不安,有时却是让她很些担心。

一天的午间,正是学生午间休息的时候。一伙一伙的学生来小卖店,一会一帮男生,一会一帮女生的,忙乱中的王嫂忘记了照顾儿子,就听一声女孩子的尖叫,儿子的手正在伸进女孩子的前胸------王嫂没容分说就一巴掌打过去,儿子惊呆了,女孩子吓得跑了,其它的孩子们也都跑了,那一午间就再也没人来过。

面对空旷的屋,面对木呆呆的儿子,王嫂有些声嘶力竭的说:那是混蛋干的事,那是坏人才干的事,你是好人,你不能干坏事,明白吗?明白吗?

儿子不懂,玩开了纸飞机,神情很专注的样子。王嫂泄气了,说什么的力气也没有了。

那次事情发生以后,来小卖店的女生渐渐的少了。王嫂明白这与儿子有关,小卖店就指望这些孩子呢,没有了收入,就靠她一个人的工资,根本不够两个人的开销。王嫂想,若要孩子们再来,不解决儿子的问题是不行的,可儿子的问题又如何的解决呢?王嫂一时没有了主张。

儿子还是那样,傻乎乎的玩,傻乎乎的吃,傻乎乎的笑。晚上睡觉还是不离妈妈的咂。

望着摸着自己奶子的儿子,王嫂说不出来的难受与不安。二十四五岁的儿子,身体已是全面的成熟,如果不是有智力障碍,他也该工作,交女朋友了。她后诲当初自己的固执,当初不是自己的固执,听姐姐和老王的劝说,把胎做掉,哪会有今天这么多的烦恼。当时,她不相信就因为一场感冒胎儿就能有问题,哪有那么巧的事?孩子生下来也是活蹦乱跳的,根本看不出来有什么病,直到两岁了,他们才发现问题,可是一切都晚了。尽管走南走北的治疗,花了许多的钱,结果还是没办法改变,为此,她流了无数的泪,哭了数不清的次数。既便是这样,她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对这个小生命的厌恶之感,她对丈夫说:不管怎么样,他都是我的儿子,我都要养着他,我是他的母亲。丈夫被她所感动:我是他的爸爸,我们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中来了,就没有道理不养他,我们一同的养活他。谁知,他的话还在她的耳边未落,他人就没有了,把一切都留给了她。想想这些,王嫂就止不住的流泪。

尽管儿子有烦躁不安的时候,尽管儿子有原始本能的反应,尽管儿子有对女孩子的追寻目光,但是,儿子的恋母情结还是比较明显的。晚上,王嫂必须与他同一床铺睡,有过王嫂有事晚回来的时候,他就是不躺下,更不用说睡了。他只有摸着妈妈的咂咂才能有睡觉的安全感,也才能睡得着。这一点,王嫂明白,但现在的儿子不仅仅是摸着咂咂睡觉的事了,原始本能下的他,在寻找本能的渲泄方式,这是让王嫂担心的事。过去,儿子摸着咂咂慢慢的就进入了梦乡,现在的他摸着咂咂时有时是本能的渴望,王嫂发现过儿子的“小弟弟”与正常人的一样的坚挺,坚挺着,茫然的不知冲向哪里。那样的时候,他就非常的不安,不知道要把身体怎样的摆放,也不知道妈妈的哪处是他可以随意的地方。就像摸妈妈的咂咂一样,让他可以尽情享受。每当这样的时候,他也是粗鲁的喘气和不知所以然的哼叫。这是王嫂最怕,最担心的事情,如果有一天,他突然的把这样的本能发泄在无辜的女孩子身上,那是多么令人可怕的事情呀。此时的王嫂显得很无助,她既不能与别人说这件事,也不知道怎样才能平慰儿子的状态,但她有一个坚定的想法:就是不能让儿子给他人造成伤害。

日子就这样的一天天的往前过。儿子有时很平静,有时相当的烦躁,烦躁的时候就粗暴的摸王嫂的咂咂,过去不是这样,粗暴是因为他体内的翻江倒海,粗暴也令王嫂的心十分的难受。终于有一天,在儿子粗暴的时候,王嫂握住了儿子的“小弟弟”,她本能的想象,非正常人与正常人都会在释放后安静的,既如此,何不让他安静下来呢,于是,她握着儿子的“小弟弟”操作起来,带着伤心的痛和无助的茫然让儿子的“小弟弟”在短时间内达到了高潮。

儿子安静了,王嫂却流泪了,泪水沁湿了枕巾。她也释然了,她找到了平慰儿子的办法。望着呆呆的儿子,她恨老王为什么把她一个人扔下,让她如此的面对自己的儿子。

然而,尽管王嫂做了本不该做的,还是没有平慰儿子躁动的情绪。那天的午间,来买小食品的孩子很多,忙的不易乐乎的王嫂没有注意到儿子骚动的目光,直到她听到一个女孩凄惨的惊叫声,她才恍然大悟,但是,一切为时已晚,那女孩躺在地上手脚冰凉,抽搐着口吐白沫。

孩子弱智,谁也没办法去追究他的责任,可是那女孩的家长还是把王嫂诉讼到了法院。王嫂没理由也不忍心不承担高额的医疗费用。多年的积蓄就这样的瞬间支付出去了。

一切尘埃落定,王嫂真的是身心极度的疲惫。小买店还能开下去吗?既便开,孩子们还能再来?叹息中,王嫂把店兑了出去。在谁也没注意的一个雨后,王嫂领着儿子走了,走到那里,去到了那里,没有人知道。

谁能想到王嫂的生活中会有这样的经历呢?一个不该说出的故事。

患者该如何选择癫痫治疗方法
癫痫病人如何做好护理工作
济南癫痫康复案例

友情链接:

进退无措网 | 陶笛孔指法 | 几米人生语录 | 睡前瘦腿运动 | 北京烤鸭饼 | 南方家私家具 | 初中女生凉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