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服装价格 >> 正文

【酒家】初中生夏雨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4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“……想起我和你牵手的画面,泪水化成雨下满天。如果我和你还能再见面,就让情依旧梦能圆。”

每次听到这首歌,夏雨便思绪纷飞,不由得想起难忘的初中时光和无法忘记的她。时光荏苒,沧海桑田,流水东去,花开花落,初中经历的点点滴滴以及和她发生的故事,就像沙滩上的卵石,任潮起潮涌不停地冲刷,落潮后卵石依然留在沙滩,且被冲刷得更加光滑清新。

夏雨喜欢在夏季的下雨天登楼凭栏眺望,看那雨丝像张密密麻麻的灰色纱帘,将天地万物笼罩。顿时,生活的紧张感、心里的压力、现实的喧嚣等等,一切都不复存在。只有那夏天的雨淅淅沥沥地尽情挥洒,好像在向世人讲述它所见证的陈年往事……

第一节

那是2007年12月的一天,一所公立初中二年级的37班内,夏雨和同学们正在听数学老师讲课。

老师在黑板上写着多边形内角公式,嘴里习惯性地读着:“多边形内角和等于(N-2)乘以180°。要注意理解地记,大家听懂了吗?”

前五排学生齐声呼喊:“听懂了!”

夏雨手撑着腮帮,头晕脑胀地说:“‘醍醐灌顶’,但‘灌’多了就难懂了。”

提起数学,夏雨就有点心痛。上小学时他很喜欢学数学,每次数学考试不是满分也是高分。上初一后,教数学的侯老师五十出头,很有“学者相”——前庭饱满,地额方圆,特别是隐藏在近视眼镜后面的双目十分深邃,给人一种“老谋深算”、“老奸巨猾”之感。他经常用手拍着光亮的脑门,戏称此乃“知识的广场”。他的“杀手锏”是“题海战术”,口头禅是“工作靠检查,体育靠竞赛,学习靠考试”,常常用模拟考试检验成绩。

夏雨记得初一每天的数学作业模式都是固定不变的。通常都是先布置课本上的习题,再划出练习册上的习题,还要求做个人购买的《闯关一百分》、《典中典》相关章节习题。往往做完数学习题后已是晚上九点。临近考试,侯老师要求“临阵磨枪”,每晚布置的作业更是变本加厉。这种“轮番轰炸”常常让夏雨精疲力尽,叫苦不迭。对侯老师这种强输硬灌、多练勤考的教育方法,夏雨十分厌倦,甚至是痛恨,认为他就是教育界中的“腐朽之最”。但夏雨害怕“枪打出头鸟”,最终还是忍气吞声“任劳任怨”地完成了作业。班里不乏在作业上投机取巧、偷工减料的同学,以为可以蒙混过关。怎奈侯老师是“孙悟空二世”,那些雕虫小技怎能逃脱他的“火眼金睛”?最终,他们还是受到了加倍处罚。真乃“偷鸡不成蚀把米,聪明反被聪明误”。

虽然同学们背后常常怨声载道,称侯老师为“侯扒皮”、“作业狂”,把他们变成了“学习奴隶”、“作业木偶”,然而考试成绩出来后,看到数学分数好似“芝麻开花节节高”,一个个又“好了伤疤忘了疼”,转怒为喜、暗自庆幸。夏雨和班上大部分同学不由得对侯老师另眼相看,敬佩有加,渐渐都适应了他的“题海战术”。

到了初二,学校重分了班级,数学老师自然也换了。

一个和尚一本经,一个师傅一套法。初二的数学老师姓艾,她特别重视课堂上的讲解与消化。她常说:“老师讲课如演员上台表演,观众注意力不集中,演员表演就没有精神,就难演出好戏。”

所以她要求在她讲课的时候,学生要耳听眼观、心无旁骛,紧跟着她的思路。这样,她讲课才能发挥得淋漓尽致。她喜欢在课堂上提问,对回答不上来的学生毫不掩饰地骂其“猪脑子”、“榆木疙瘩”。

艾老师是新课改积极的践行者,她认为上课老师要讲得透、学生要听得进,这样才能事半功倍。她对题海战术嗤之以鼻,对接二连三的模拟考试更是深恶痛绝;她从不给学生布置太多的课外作业,以减少学生“案牍之劳”;她从不一周一小考、一月一大考,怕让学生“烤糊烤焦”。

夏雨感到初二的数学作业比初一轻松得多。然而,不久前的期中数学考试,他考得极不理想。怪不得无数中学生对数学无奈地发叹:“数学啊数学,我为你付出了N的n次方,最后你却给我回报了N的零次方。数学,想说爱你不容易!”

艾老师又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解习题,并不厌其烦地板书解题过程。她板书的字母X非常漂亮,将正反两个C随意地组成X,但左右的弧度常常极圆,很是优雅、潇洒、可爱。加上她讲课时X的发音将“爱”字的音调拉长,每每发出的声音为:爱……克斯,爱……克斯。于是同学们背后偷偷称她为“爱克斯”。

夏雨一不留神,“爱克斯”上个习题已经讲完,又开始马不停蹄地讲下一个习题。他不敢再分神,赶忙集中注意力听讲。

半个小时后,下课铃声响了。虽然“爱克斯”念字母X时习惯将“爱”字拉长,但她讲课从不拖堂,掌握讲课时间真可谓神机妙算、恰到好处。常常是讲完最后一个题,下课铃声就响了。

她象征性地问道:“听懂了吗?”然后就说“下课”。

随着同学们“老师再见”的声音,她优雅地点点头,径直走出教室。

课间十分钟,上个厕所放个风,夏雨往往有解放的感觉。他上课时思维活跃,虽然常常提醒自己要专心听讲,但总是不自觉地思接千载,信马由缰。他下课后行动更是活跃,不是与同学打打闹闹、逗逗玩玩,就是高谈阔论、侃侃而谈。他认为在学校的娱乐时间也只有每节课的课间十分钟,所以他倍加珍惜,尽情尽兴。而班里那些“乖乖女”、“听话男”们则抓紧时间整理数学课堂笔记,消化“爱克斯”灌输的知识。

此时的夏雨年少不知愁,他认为语文老师没有必要将“盛年不再来,一日难再晨”、“明日复明日,明日何其多”经常挂在嘴上。他总觉得时光漫长,度日如年。

第二节

一天下午,夏雨刚走进教室,发现一名女生正在扫地。那女生头顶扎着一条“马尾”,瘦高身材,正弯腰细心投入地打扫。全然不像他们男生扫地那样“大刀阔斧”、“横扫千军”,搞得教室乌烟瘴气,灰尘飞扬。她扫过的教室地面干净整洁,桌椅摆放有序。

她扫完直起腰,这才发现夏雨迎面而立。只见她白皙的脸上冒出汗珠,嘴里长长地出了一口气,眨了眨一双并不大但很有神的眼睛看着他。

夏雨突然产生了帮助她的冲动,连忙说:“同学,我来帮你吧?”

她用手臂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,说:“谢谢你,不用了,马上就完。”

她从教室后面角落拿来簸箕,分别把地上扫的几堆垃圾撮起,倒在楼道头的垃圾箱。夏雨这才发现自己站在那里怔了许久,不由得脸红心跳,急忙跑到自己的座位。

过了一会,夏雨看见那女生双手湿漉漉地进了教室,朝他微微一笑,然后走向教室右边第三排的位置上坐下。

这时,同学们陆陆续续进了教室,可夏雨的目光老游离在右边第三排座位上。她的头发黑中略泛棕色,“马尾”不是很长却微微卷曲,好似烫染过一样。夏雨自思:以前怎么没有注意到这个女生?

以前,夏雨心中也留意过几个女生。不过是认为对方长得漂亮,穿着不俗,声音好听,学习也不错,仅此而已。可对这个女生,他虽是第一次关注,却有种莫名的亲切感。他想这也许就是人们说的一见钟情吧。

上课铃声将夏雨从遐想中唤醒。他轻轻地摇了摇头,赶紧拿出数学课本。“爱克斯”准点走进教室,夏雨不敢轻“敌”。他知道要是再胡思乱想,肯定又要跟不上“爱克斯”的思路了。

“因材施教”说起容易做起难,何况夏雨所在的班级有72名学生,每个学生的天资、兴趣、性格不同,要让老师因人而教,除非老师有分身之术。夏雨学习主动性比较差,其实他并不笨,就是上课爱走神,下课太贪玩。初一数学老师的题海战术虽然教法老套,也与教育部门提出的新课改、减轻学生负担的要求相左,可对夏雨这类学习没有主动性的学生来说还是有效果的,毕竟被迫做了大量的习题。千锤百炼、熟能生巧,所以他初一的数学成绩始终处于中上游。

上了初二,虽然“爱克斯”教学方法前卫,既符合教育课改新思路,也很人性化。可夏雨上课时似懂非懂,下课又无心巩固,晚上也只做老师布置的少量作业,从不主动做其它习题,所以他的数学成绩呈下滑状态。

学习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因夏雨不注意课后消化,不愿意多做数学习题,所以慢慢就落下了知识。虽然“爱克斯”讲课还是那样诲人不倦,板书的X还是那样俏皮美观,但他常常听得云里雾里,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。

学贵有恒。夏雨发现自己的数学成绩下滑,而和自己实力相同的学生成绩却并未下滑,有的甚至还提高了不少。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,自己退步不是课程加难的原因。他也曾好几次下决心要课后加紧巩固,回家多做习题,但常常是坚持了两天就自我放松。他自找理由:学生就是要听老师的,既然老师没有布置作业,应该就是不需要做的,何必多此一举,自我施压呢?而后就心安理得地看电视、玩游戏去了。

“望子成龙,望女成凤”是每个家长的梦想,夏雨父母对夏雨也不例外。初一时,他们见夏雨每晚做作业做到十点多,便忍不住埋怨老师布置的作业太多。到了初二,他们看见夏雨每晚作业早早地做完,又很不适应,总是不信任地问他:“确实做完了吗?”有几次甚至打电话向夏雨的同学证实。知道夏雨的话没有“掺水分”后,又常常抱怨老师抓得不紧,布置的作业太少。

第三节

夏雨终于知道了她的名字。一个班的同学只可能一时不了解,不可能一世不相识。她叫哈度,初二时从一所私立学校转到这所公立学校。

也许是换了个陌生的环境,哈度在班里好似林黛玉进贾府,不多走一步路,不多说一句话。她从不张扬,连上课也很少向老师提问,更不要说在班级活动中出头露面了,所以夏雨才会对她没有一点印象。

夏雨渐渐发现这个哈度很不简单,不仅名字出众,学习成绩更是出众,特别是数学,考试成绩居然是全班第三名。他常常不自觉地关注着她的一言一行,一笑一颦。他发现她不仅学习优秀,举手投足都很优雅,从不和同学大声说话、打打闹闹。一有时间,她不是做习题就是整理笔记,要不就是默默地背诵着什么。他感觉哈度简直就是“白雪公主”,那样完美脱俗。

人的命,天注定。上天似乎有意让他接近哈度。

第一学期期末考试,夏雨考得一塌糊涂。语文、政治、历史马马虎虎,数学在及格线上徘徊,至于生物、地理、英语就更不用提了。

儿子考试不如人意,老子自然坐卧不安。我国自古就是礼仪之邦,礼多人不怪。所以2008年的大年初五,父亲便和夏雨拿上礼品拜访夏雨的班主任许老师。

学校班级堪称是社会的缩影。教室的座位可分三六九等。夏雨班上的教室座位布局为左边三列、中间四列、右边三列。教室座位也如房地产楼盘价格一样,中间地段,特别是中间前四排就如市中心的楼盘一样吃香,家里没有背景的,家长与老师没有特殊关系的学生只能望洋兴叹。靠窗两边的前四排,虽然不属于黄金地段的楼盘,但随着发展将来有可能增值,所以那些学习成绩优秀的、和班主任有一定关系的学生即可入围。中间后一排、靠窗两边后两排的座位,也就和“贫民窟”一般,看不清黑板、听不清讲课不说,每日还有垃圾干扰,有不爱学习的学生骚扰,状况自然不言而喻。这里属于那些学习成绩差,爱顶撞老师的学生的“风水宝地”。中间地段五至七排、左右地段五至六排属于“平民阶层”,是学习差不多的“乖乖女”、“听话男”的“封地”。真可谓等级森严、关系复杂、身份有别。

人常说,世界上最小的主任是学校的班主任,班主任在班级这个“小社会”的权利,并不亚于企业老板。学生经常称班主任为“老班”(老板)。班主任决定学生的座位是顺理成章、理所当然。

当然,当这班主任也是不容易的。就拿排座位来说,给她点到为止打招呼的有教育局领导、本校领导;给她以亲情关系打招呼的有本家亲属、远房亲戚;给她以相互关照打招呼的有同事、朋友;给她以“礼”相见的有班上学生的家长。同时,她还要照顾学习成绩好的,需要调动积极因素的学生。所以,她既要兼顾各方关系,又要平衡各方利益,也确实不是一件易事。稍有不慎,不是引起班级学生意见纷纷、矛盾四起,就是触动了哪个“皇亲国戚”的利益,都会让班主任“吃不了,兜着走。”特别是今年,领导、朋友打招呼的不少,上她家拜年的亲戚、学生家长特别多,有的“兴师动众”带着大包小包,有的“轻车简从”只留下一张“含金量”不低的购物卡。“老班”深知这些人“无事不登三宝殿”,不等他们开口就主动应承云:教书育人是老师的本分,我对学生会像母亲对待孩子一样教育呵护,给孩子创造良好的学习环境。宾主双方都喜笑颜开、皆大欢喜。

投之以桃,报之以李。第二学期,“老班”调整座位。中间地段前四排座位上的学生“根深叶茂”、“固若金汤”。权衡利弊之后,夏雨被调到了右边地段第三排靠窗的位置,与哈度做了同桌。

固原癫痫病研究院
癫痫为什么总是反复发作呢
郑州市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

友情链接:

进退无措网 | 陶笛孔指法 | 几米人生语录 | 睡前瘦腿运动 | 北京烤鸭饼 | 南方家私家具 | 初中女生凉鞋